WeWork通过SPAC上市:最大功臣居然是被罢免的前CEO

2021-03-30 08:17:30 信息来源:网络
  据报道,共享办公巨头Wework上周五宣布,将通过与空白支票公司bowx的并购上市。包括债务在内,这笔交易对Wework的估值约为90亿美元。但令人惊讶的是,Wework前首席执行官亚当?纽曼(Adam Neumann)是促成这笔交易的人。
  知情人士说,诺依曼会见了特殊目的收购公司(SPAC)bowx acquisition的联合首席执行官维韦克?拉纳迪夫(Vivek ranadivé),后者后来与Wework进行了谈判,最终达成了一项交易。
  很难想象诺依曼是这笔交易的最大贡献者。毕竟,他与软银发生了法律纠纷,最终被软银踢出了Wework。2019年10月,作为拯救Wework计划的一部分,软银同意从投资者和Wework员工(包括Neumann)手中购买价值30亿美元的股票,预计将持有Wework近80%的股份。但最终,软银放弃了这一计划。2020年4月,Wework对软银提起诉讼。2020年9月,软银将纽曼赶出了Wework。
  知情人士说,纽曼和bowx收购公司联合首席执行官拉纳德夫是在瑞银资本市场(UBS capital markets)一位资深银行家主持的zoom电话会议上会面的。在电话会议上,纽曼强调了Wework的未来,引起了拉纳德夫的兴趣。在去年8月融资4.2亿美元后,bowx收购公司一直在寻找收购目标。
  分析师表示,Wework与bowx周五达成的合并协议,在一定程度上缓解了软银因投资Wework而遭受的打击。自2017年以来,软银已向Wework投资了至少185亿美元。
  当然,需要注意的是,纽曼还将从Wework的spac交易中受益,因为他仍持有Wework约10%的股份,价值约7.9亿美元。
  消息人士称,诺依曼在向拉纳德夫介绍Wework后,没有参与SPAC协议的谈判。拉纳德夫和他的团队去年12月开始与Wework进行讨论。据知情人士透露,软银首席运营官兼Wework执行董事长马塞洛·克莱尔(Marcelo Clare)代表软银牵头谈判,软银CEO孙正义也参与了谈判。
  早在2019年8月,Wework就向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SEC)正式提交了IPO(首次公开募股)招股说明书,宣布了上市意向。但同年9月底,Wework撤回了上市申请。据介绍,Wework之所以考虑推迟IPO,主要是因为公司意识到公开市场给出的估值远低于Wework之前民间融资的估值。
  根据Wework向潜在投资者提交的一份文件,Wework去年亏损32亿美元,低于2019年的35亿美元,因为资本支出从2019年的22亿美元降至4900万美元,降幅约为98%。该文件还显示,到2020年底,Wework共享办公空间的出租率为47%,而疫情爆发前为72%。
上一篇:伦敦试水 Uber电动化进程加速

下一篇:最后一页
本站所刊登的各种资讯﹑信息和各种专题专栏资料,均为今日科技网版权所有,未经协议授权禁止下载使用。

Copyright © 2000-2020 www.etechw.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