亚洲需求将是澳煤出口重要支撑力量

2021-06-09 14:19:01 信息来源:网络
  (澳大利亚最大的铁路运营商AurizonHoldingsLtd.)正将重心转向矿产和农业运输,以缓解澳大利亚煤炭出口收入的潜在下降。十多年来,煤炭出口收入一直支撑着该公司的业绩。
  Oreson将控制其在新南威尔士和昆士兰煤炭业务的资本支出,以保持利润率。在本财政年度(2020年7月至2021年6月),该公司从新南威尔士的煤炭业务向其粮食和铁矿石业务运送了5辆机车,以便将未得到充分利用的煤炭运输能力转移到需求较高的大宗商品业务。
  奥雷松预计,其煤炭运输量将在本财政年度创下新低。本财年,该公司的煤炭运输目标为22.1亿吨,低于2020年财政年度的2.143亿吨和2099年财政年度的2.143亿吨。2021财政年度的前9个月,奥雷森煤炭运量为1.503亿吨,低于上年同期的1.58亿吨。
  Oreson表示,由于澳大利亚煤炭基础设施集团(NCIG)码头(NCIG)的一艘船停运,以及澳大利亚禁止从中国进口煤炭,该公司在新南威尔士亨特谷(Hunter Valley)的煤炭业务受到的冲击最大。
  奥雷松对未来对冶金煤的需求仍持乐观态度。毫无疑问,澳大利亚是世界上最大的冶金煤炭出口国,而目前澳大利亚最大的贸易伙伴印度,预计将是未来几十年全球海运冶金煤炭需求的最大贡献者。
  冶金煤和粗钢生产是分不开的,目前的粗钢生产主要是通过高炉进行的,在这一生产过程中,没有大规模的经济可行的替代冶金煤的办法。印度现在是世界第二大粗钢生产国,其对冶金煤的需求约90%依赖海运市场,澳大利亚占印度冶金煤进口的3/4。
  奥雷松认为,在未来20年的钢铁生产中,冶金煤不会被完全取代,再加上亚洲钢铁制造商对新高炉炼钢的偏好,预计全球对冶金煤的需求将保持强劲。
  目前,全球电力煤炭消费量约为60亿吨/年,奥雷森预计,未来几十年全球电力煤炭消费水平将下降。
  然而,澳大利亚对动力煤的需求在很大程度上取决于贸易市场。贸易市场目前在亚洲占据主导地位。在亚洲,电力煤炭进口量占全球电力煤炭交易额的80%以上,而1990年为35%。2020年,澳大利亚98%的电力煤炭出口运往亚洲,主要原因是该地区现有燃煤发电厂相对年轻且寿命较长,而该地区的平均发电量仅为17年。
  除现有装机容量外,亚洲目前的装机容量为1.2亿千瓦,主要分布在东南亚。这就是五年前澳大利亚对越南的电力煤炭出口几乎为零的原因,现在越南已成为澳大利亚的第五大电力煤炭贸易伙伴。澳大利亚去年向越南出口了1400万吨动力煤。
上一篇:俄罗斯最新食糖市场情况

下一篇:最后一页
本站所刊登的各种资讯﹑信息和各种专题专栏资料,均为今日科技网版权所有,未经协议授权禁止下载使用。

Copyright © 2000-2020 www.etechw.com All Rights Reserved